時間和毅力的挑戰:

山岡莊八著《德川家康》

    歷史小說,是數老喜愛閱讀的題材之一,然書多是從圖書館借來閱讀,能購入收藏的不算太多。山岡莊八 (1907-1978) 的著作甚多,其中最為人所認識的該說是《德川家康》了。我首次閱看這書是讀大學之時,浸會大學圖書館內找到台灣遠流出版的小本裝《德川家康》,近六十冊之多。我閒來便借閱一兩本,看來看去,到畢業之時也總算看過廿來冊。及後在公共圖書館再續未了緣,那時已時畢業之後的三數年了。看罷此書,總是得付上無比的耐力。遠流後來似乎把小本裝整編成廿餘冊,我曾在某一年的書展看見一整套的廿餘冊的《德川家康》,後來亦在旺角田園書局中見過一套,雖經折扣,亦歷過千元,十分昂貴。以過千元購一套已看過的小說,心中還是感覺有點不值。後來看見有簡體字版,廉宜了許多,便把之購下,成為典藏。

 

 

   

    簡體字版於 2008 年前後由國內南海出版社出版,凡十三冊,起名《亂世孤主》、《崛起三河》、《天下布武》、《兵變本能寺》、《龍爭虎鬥》、《雙雄罷兵》、《南征北戰》、《梟雄歸塵》、《關原合戰》、《幕府將軍》、《王道無敵》、《大坂風雲》和《長河落日》。先看的是柏楊老先生的序《無比的謀略,無情的忍耐》,為故事畫龍點睛。書中講述日本江戶幕府開國將軍德川家康 (1543 - 1616) 自出生至死的一生傳奇。德川家康幼年作過今川家的人質,今川義元死後改與家族仇人織田信長訂盟,看著織田國力日盛,自己仍只縮居三河遠江一帶。本能寺之變,織田信長死後又屈居於豐臣秀吉之下。及至豐臣秀吉死後,家勢漸落,德川家康才找機會發展,發動關原之戰,奠下立國之本。要知道關原之戰之時,德川家康已年近六十,在當時而言,這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人家了。德川家康如何在大國間周旋,如何在強勢中保存實力,如何穩定國內主戰主和的派別爭鬥,如何善用人際關係也成為從商者必學的法門。是故當年此書一出,便牽動了「家康熱」和現在的「三國熱」不相伯仲。

 

   說回山岡莊八,本名「山內莊藏」,生於日本新潟縣,當時的新潟縣只是一個貧窮的地方而已,是故山岡莊八在十四歲之時,便到東京一闖。在東京,山岡莊八任過印刷和出版相關的工作,也曾寫過一些不起眼的小說,直至《約束》於 1938 年入選《每日周刊》的「大眾文藝」,他的名字才為人認識。二次大戰時,山岡莊八被徵入伍,到過華北、華中、華南、泰國、馬來西亞等地,也寫過一些歌頌軍人的文學,為軍方嘉許。或因如此,戰後的一段時間,山岡莊八不為日本文壇所容。

 

   1950年,山岡莊八的《德川家康》在《北海道新聞》連載,至 1967 年歷十八年才成書。戰後日本百廢待興,德川家康堅忍的性格成為日本人的良範,山岡莊八的書一下子變成熱賣。其後他亦寫下了《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和《伊達政宗》等小說。1978 年,山岡莊八病逝東京,日本政府還特意授予勳位,表揚其對文學的貢獻。

 

    看歷史小說和看歷史書自然有所區別,歷史人物的性格大都是後人所攀擬的,未必有史料佐證,更甚或是作者為了順應劇情發展而加添虛構人物或改動史實事件的內容。我們閱讀之時不可對之盡信,但以歷史小說作為入史之門亦無不可,只不過事後得多看史料,辨識真偽。

 

書於 2010年 10 月 15 日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