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苦雨:

止庵著《周作人傳》

      

    談到周作人 (1885-1967),即魯迅 (周樹人, 1881-1936) 的二弟。早年追隨其兄步跡,進入文壇,後來又和魯迅決裂,至死也不相往來。日軍侵華,北京淪陷時,留守北京大學,後為偽政府服務。勝利後,以漢奸的罪名下獄。新中國成立後,得復自由,因其精通日文、希臘文等,故專責翻譯工作。未幾,十年浩刧,這老人的「豐厚背境」足夠他受了,他熬不過來,離開塵世。周作人不像其兄,在新中國成立以後,被抬得只得天上有。「龍兄鼠弟」,但這「鼠弟」的一生顛沛更足人憐惜。可惜的是,周作人倚日所為,早已觸痛了國民的神經,在其有生之時,我們也難看到一些較公正的論述。現在周作人離世也近半世紀,傷痛也該平靜,我們該可以看到一個較客觀的周作人吧。止庵所著的《周作人傳》(山東畫報出版社, 2010年) 詳引周作人的日記、著作,嘗以一較公正的角度去分析周作人的思路和行為,起碼可以給出讀者一個較客觀的周作人來。當然,這書不是為周作人平反,也沒有這必要,畢竟每一個人也該為自己所作的事負責。

 

    我看周作人,較感興趣的還是他決定留守北平的決定。作者認為這和其日裔妻子關係不大,而是源於其對民族的觀念,在其一些文章可以引證。或正如周作人所而言,他留守北平一為保存校產,二為教育,因周作人在偽政府中始終不是核心人物。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勝利以後他不會得到公正的審判,他不用和別的漢奸一同問斬已是萬幸了。

 

    周作人起初對其兄魯迅的感覺是敬仰甚至於模仿,但後來又何以決裂呢?決裂使周作人認識的魯迅不再是「神」,而只是「人」,或然使周作人眼中的魯迅更加人化。但實情是周作人對後期魯迅的一些行為有所不滿,致使決裂。周作人晚年,寫下不少研究魯迅的好材料,把魯迅說得像「神」一樣的感覺拉下來,還讀者一個真實的魯迅。

 

    書中亦引用不少周作人的文章和日記,我們可以從中看周作人對民族、女性、文學、教育等多方面的觀點,是研習其生平的重要資料。在這方面,我還不過是初哥,但看周作人的一生是充滿疑問,也許這疑困不會被解決,這便成了吸引我來的地方。

 

書於 2011年 3 月 19 日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