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說故事:

笹部貞市郎著《茶水間的數學》、

《茶水間的數學思考》及其他

      

    該說是三年多前的故事。有一天,在旺角教協的田園書店裡看書。書店裡很多台版的「貴」書,我總是看看便算。但這一回,我竟看見一個似曾相識的名字:「笹部貞市郎」。 「老朋友」的書不用說了,立即購入,回家細嘗。書是兩本:《茶水間的數學》 (台北大是文化 2007年出版 文子譯) 和 《茶水間的數學思考》 (台北大是文化 2008年出版 李佳蓉譯)。吸引我的可不是封面上的「經典巨著」或「暢銷日本三十年」,單是著者的名諱已教我動情。

 

 

    該說是不知多少年前的故事。我購入了一套數學題典,以例題方法介紹不同的數學原理,深入淺出,令人樂道。讀中學的我,閒來便到書店打釘,在書海中我可打發一整下午。由上環世界、森記,到中環三聯、商務印 (商務印書店曾在德己立街和威靈頓街的交匯處有分店)、上海印,再到灣仔天地、青文、藝文等也有我的不少印跡。我總喜歡購入一些厚厚的字辭典,因為這些書在書店中不易看完。那套題為《問題解法》的題典,大概是當時購入的。書分數冊,包括代數學 (上/下)、三角學、幾何學、解析幾何學和微積分學六本,除《微積分學辭典問題解法》一書我沒買下以外,餘皆購藏。書成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執筆是當時日本多所大學的教授,該時日本數學的代表作之一。中譯本約在八十年代,由上海 教育出版社出版。而此套辭書的總編正是笹部貞市郎。

 

 

     我曾從笹部貞市郎的解題辭書中得益非淺,神交十數載,便像老朋友一樣。對,我這樣的老朋友很多,只是他們不認識我而已。

 

      說回本文介紹的兩本書,談的不再什麼驚世道理、艱深定律,說的不過是小小數學歷史、點點數學趣題和作者生活的啟迪,也許如此更加易入人心。

 

    先該介紹是編輯對作者的淺介,原來笹部貞市郎正是一個自學成材的好例子。幼時家境未及,僅受過八年基礎教育的笹部自學不輟,先後取得小學教師和中學教師的資格。二次大戰前後,笹部成立補習班、出版社,將數學普及開去。也許笹部教的不只是數學,還有很多很多。

 

 

   《茶水間的數學》一書共分五章,首三章主講數學史,第四章是趣味問題,最後一章是作者一些散文、感想。數學史不是什麼新東西,但書中談了很多日本數學的發展,關孝和、毛利重能、吉田光由等日本家傳戶曉的數學家名字,不是別的數學書可以看到的,更談不上對他們貢獻的了解吧。日本的數學啟承中國,但跨過遠洋以後,發展有所不同,影響也有不同。較為我們認識的可能是吉田光由的著作《塵劫記》,《茶水間的數學》一書談到塵和劫二字取自佛經,表示很小和很大的數值,也談到此書對當時日本的影響。令我最感動可能是最後一章,作者記下了一些生活逸事。作者表現積極樂觀,百折不撓,更是我們所該學習的。

 

    《茶水間的數學思考》該算是下冊吧,延續了《茶水間的數學》一書的精神,書同樣分五章,但這回數學史的比重小了。第一章主要介紹數學家生平,談過阿基米德、笛卡兒、費馬、牛頓、歐拉、高斯、愛因斯坦等。第二章談經典數學問題,如和兔子、老鼠相關的數學問題,是什麼樣的問題,看罷大家便會知曉。第三、四章是數學趣題,讓大家不只看,還可用用腦筋。最後一章同樣是作者的隨筆。我看罷其中一篇隨筆「家教與教育」,文中介紹吉田松陰,一個只活了二十九年但卻影響日本深遠的人。吉田生於 1830年,卒於 1859年的安政大獄,為倒幕獻出生命,給人處決。在江戶幕府末期,日本環飼於列強之間,當政的幕府將軍無能,年輕的吉田便向荷蘭人請教,明白西學的重要,創立松下私墊,教化萬民。木戶孝允、伊藤博文、井上馨、山縣有朋等維新義士也是出於他的門下 ,作者由此認為教育是無比重要的。反觀今天,我們該給下一代什麼樣的教育?是啟發,是思考,還是規限的;是利他,是益世,還是自我中心的;是公式盲從的愛國,還是由心而發的尊敬;是大民族主義的無限膨漲,還是放諸四海皆為人讚頌的哲學。也許我們從書中看到的,不單是數學那樣簡單吧!

 

成於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