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教育新聞的我見

 

今天星島日報刊了一則教育新聞,看後有感,隨書數字,以抒我見。

 

該新聞標題為「陳瑞祺喇沙學生今靜坐」,刊於今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 之星島日報 A14 版。內文說及該校近日發生「倒校長」時件,疑因有學生不滿校長拒絕擢升一名體育教師,在網上留言批評,更已發動了簽名運動,其後更有可能發展成為罷課,參與學生人數竟達二百人。文中指有中三學生透露校長希望削減學生課外活動和體育課節的時間,把原來一天八節改行九節,用以催谷公開試成績。該學生更指課外活動及體育乃該校一大特色,若行改變,學校便快「玩完」。校長在回應時指有關批評他的內容不盡不實,已向教統局尋援,和諮詢法律意見回應。

 

在抒發本人的意見之前必先聲明,本人不認識事件中任何一方,只是從一段新聞中得知此事,亦無為此事尋看別的報章或尋找文中所謂的網上批評。其實若不是我校已放復活節假期的話,本人也可多看一份明報的,也許會多一角度了解真相。本人理解本人所了解的實屬片面,故本人只以個人或作為一中學教師的認知和是非標準為此僅有的資料作判斷,對事不對人,若對某方冒犯,實非本意,萬請見諒。

 

首先本人以為對學生而言,問題跟本不是那麼嚴重,更枉然說到以罷課來作威脅。

 

1. 一名教師的仕途「受挫」(說是受挫也真的有點言重,原則上該名老師也不見得有什麼損失),會對其教學素質有多大影響?會對聽課的學生有多大的影響?

 

2. 說到把八節改為九節課,其實有很多中學亦是行一天九節課,多為每節三十五分鐘,原一天八節課中每節為四十分鐘,即每課節少了五分鐘。若一周或循環周有兩節體育課,即一周或循環周才少了十分鐘。至於放學時間實質改變不大,九節三十五分鐘合共起來還比八節四十分鐘少了五分鐘呢。說此可催谷公開試成績未免有點過份高估了多一課節的威力了。但老實而言,體育課節時間是少了,不過十分鐘。運動貴乎痡`練習,難道學生只會在體育課才練習嗎?若是這樣的話,運動成績也不見會好很如何?體育課區區少了十分鐘,有何要緊,放學以後又不是另一片天嗎?

 

3. 至於說到學校的文化傳承,實有賴所有學生的合作和支持。若有人以為區區少了十分鐘體育課的時間,便會使學校的運動文化窒息的話,此人對運動的熱誠如何我們由此可見。我們若有志完成一事,哪怕千山萬水。難道我們現在的中學生,未來的社會棟樑已鮮有此等志氣嗎?若然,我們就此先為香港的未來,以致我們的未來痛哭先,那怕十年後此等後輩出山以後,我們哭也沒心情。

 

4. 最後學校是用以傳授知識和讓人學習的地方。若非出現了大問題,不應影響學業。何況學習的主要受益者是學生本人,既非教師,也非學校。

 

事實上在決定人事安排的問題上,校方應有全權的決定權。校長有如學校的大腦,教師有如四肢,我們沒有四肢不行,然而若四肢不聽令,我們也難以完成工作。今天有學生因為校方不肯擢升某人而不滿罷課,明天有學生因為學生不找某教師任教某班某科而示威,後天又有學生因為假期安排問題而遊行,學校便無法向前。對某教師而言,其仕途自是要緊,工資多寡更是天大的問題,然在教好學生的前題下,此等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我們若把個人的問題引進課堂,只會影響學生的學習,也破壞了課堂學習的神聖意義。當然教師也不過是一個平凡人,受情緒影響理難避免,但若是有意的借學生把問題擴大,而達至己益,那便不可取了,也失了為師應有之道。

 

學生本來對學校政策或教師職別一無所知,教師職級高下對其教學素質也不應有多大的影響。關心校政是好事,然而我們必須明白沒有一政策是完美的,任何改變必有得失,有人利益受損,有人因而受惠。然我們看改革應否作,不應只著眼個人小利,而應看改革會否達至原本預期的結果。我們反對政策時,應以理性平和的態度來據理力爭,但也得接受別人的理念和解釋。我們的反對很多時是來自不了解,但我們也得給機會校方解釋,也是給機會自己了解。當然反對也會因為理念有別所至,我們也得多嘗試接受別人的看法求同存異的心正是此是發揮作用。上述理論用諸學生、教師、校長也得宜。我們花時間內耗,選失的只有是學生,何不多花心思在教學之上。

 

我們現在看到了有人把學校問題帶到台前,成為港聞一則,校長除了面對政策的反對力量以外,還得應受傳媒,感覺如何?今天學生走來反對,明日家教會又來反對,接著還有舊生會和社會大眾,感覺又如何。這正是校政透明的代價了。本人不是說校長決定全部正確,無可反對。就此事而言,若校長希望學生成績好一點也不是壞事,只是校長的價值取向和學生有別而已。但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本來的閨房怨懟已成了公開廣播,不論是校長、教師以至學生也得面對更多的壓力,這會有助解決問題和平息爭端嗎?現在無論事情怎樣發展,校譽一定情度的受到傷害。校譽不彰對學生不無影響,因為學生日後升學就業,出自有良好聲譽的學校,即所謂的名校,自有益處,此也用多言,眾所周知。學生若看不到自己的長遠利益而甘生成為政策爭吵的工具,那便是短視和愚昧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夜,家中。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