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戰記

 

周日,母親節。和母親一同吃一頓飯也教人開心。

 

今天,我和弟弟也同母親一同出外飲午茶,地點是中環。為何老遠走到港島用饍,原來是為了方便一個更老的母親,我的祖母。母親近年行動不便,農曆年初她跌到以後,外出便得用輪椅。早在兩日前,收到姑姐相約的電話,我和弟弟便構想到中環的路線。大家都想坐巴士會比較快捷,在中環海港政府合署的巴士站下車,向大馬路步行不過二十分鐘便到達。但我認為巴士對輪椅使用者不多,還是選乘鐵路。

 

我們乘輕鐵,在天水圍站轉西鐵,到南昌站轉地鐵東涌線,直奔中環。鐵路車廂較為寬闊,也有升降機直達月台,比較方便。乘鐵路,問題還不大,除了得多走一兩步找尋升降機而已。

 

到了中環,問題開始了。我們在國金往上走,找不到可供輪椅下達行人天橋的斜坡。多闊的門口,留半作斜坡也可以,但是沒有。門口外僅是三兩階級,已教輪椅停下了,無法向前。轉了兩個轉,找到一個服務員,問得一條生路。若沒得高人指點,恐怕我們會被困國金了,因為那條路是沒有任何指示的。轉到琤芼行大廈向北入,問題又來:一是很多外藉傭人佔了半條天橋,到了大廈前,又是一個問題。

 

大廈門前,架著三數級樓梯。樓梯的一旁,有供輪椅使用的升降台,但沒有服務員駐守。我們可以按動召援按鈕,但那按鈕和升降台一樣,在數級樓梯的盡處。可笑嗎?如何教一個輪椅使用者先從輪椅上站直,走上數級樓梯,再按下召援按鈕,再走回去等候支援。當然,我們也可找個有心人助我們走上去按鈕。然而,為何我們得要那使用輪椅的人作求援?那便是一種障害。我們伸手支援傷殘人仕或是出於善心,但受助的人未必這樣的想。

 

幸而,我母親不是完全行不得,只是行來有點不靈光和有點費時而已。她站起來,在我弟參扶下一步一步的拾級而上,我則抬輪椅走上樓梯,繼續上路。但看見母親吃了一頓快樂的午飯,和多年沒聚的親友談天,我也高興:什麼不快也忘了。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網誌。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