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二零一四

 

   

 

這該是二零一四年的最後一篇網誌了。

 

又得老套地回首二零一四年。這一年告別母親,生活自由了,然而當失落忽爾襲來,人又茫然。悲傷已過去了,留下來的只有回憶,是喜悅的回憶。為人兒子,總是作得不夠,但一切已過去了,已化作思念永遠存在。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母親如願地以天主教的儀式告別人間,長埋天主教墳場,回歸我父懷裡。然而作為一個天主教徒的我,躲懶起來,沒上教堂也近一年了。我信我沒有背棄主,但我反省是我信德不夠。求主讓我明天回歸,更希望我可以堅持。

 

反省的,還有我的網頁,除了間中在網誌抽取一些自以為寫得好的文章移殖過素網以外,基本上沒有發文。一個沒有新內容的網頁和死去的人沒多大分別,是故我希望在這假期多發新文。聖誕假以前已發了一篇閱書報告,關於一套以數學系大學生活為題的漫畫,希望再可多作一至兩篇閱書報告,當然更希望在數學內容上有所增加。

 

的細想,這一年閱書真的不多,書是購入了不少,但細閱的幾無。問題是忙嗎?我也不知道,也許書變得沉重,總是不想拿起來。反而,拍照多了,負面地看是錢花多了:鏡頭、新相機、雜誌也真的花了不少。但正面而言,因著拍照而路走多了,走遠了,也許這可助我消瘦一點吧。

 

通不過是工作的記述,由一所離家門較遠的學校轉到一所近一點的學校,過了半年,已告適應。學期初立下的進修宏願,暫且擱下,暑假再圖。教學上的問題不大,新校也許較舊校輕鬆,也許不然,反正如何我也是這樣的教,我是我。月初,收到幾名筲官的同學希望安排寒假一聚,我欣然接受,但現在聖誕已過,也無下聞,相信此事了了。但其實學生的一番心意,已教我開懷。聖誕節前,和荃官一些舊同事午飯短聚,略述近況,每年一回,已告第三年了。

 

擇學校,不是依我所願,離開天官以後,未有一所學校任教多於一年。希望此地我可多留,當然更希望順利渡過試用期,工作更見穩定。主佑。也願各位來年身體健康,世界和平。



 

作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