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師

 

九月十日,敬師日。

 

步進課室,收到學生們的敬師咭或小禮物的時候,我心想:「是給我的嗎?」我也該有敬重的老師,可惜那時沒有敬師節。

 

回想中四的我,幸運的編進了所謂的「精英班」,承受著全校的關顧。然而自恃聰明的我,面對學習全提不起興趣。不久,人便連回校也感乏力了。那時候,每周總有一兩天在學校內看不見我的影蹤。那我定是留在家中溫習,也許以為自習也可得到知識。事實上,我喜愛的數學科的知識不曾減退,但只此一科而已。不到聖誕假期前,手冊上的告假專欄已填得滿滿了,那也無法不惹學校關注。

 

放寒假前的某日下午,訓導主任召見,看著平素她那黑板般的臉,想必又承一頓痛罵。我和老師佔據了一個空無一人的課室,我倆分站老遠沉默地互望,像是風暴前夕的平靜。我思想著老師如何進攻,我又如何招架。然而我期待的狠批沒有到來,老師只是平和的展示了一個遠景,一個這樣的我這樣下去的未來,一個我極不願看見的我。那刻老師說了什麼,我記不起了,但我知那刻我哭了,為我的未來而哭。我明白回校不再只是為著自己吸收知識,我明白在學校中找到的也不只是書本中的片言隻語:更重要的是我反省了。

 

現在角色變了,也許我會更明白當年老師的感受。但我永遠也學不到她那沙啞的嗓子,更說不出她那令人觸動的道理。老師,或許我領受的不過是您痡`說的道理,痡`幹的工作。春風細雨,潤物無聲,我感謝,因為那天我改變了。

 

二零零八年九月九日,數老草蘆。

 

 

 

Free Web Hosting